清秋梦

秋芫
点开↓
禁止ky禁止撕b
坐标湖南
希望可以为你提供快乐与感动
婉拒D5和MD
企鹅号49563853
请和我玩
接受约稿(救救孩子)

【まふそら】惊喜☆自拍!

◆看了三盘子之后想要写的梗

◆明恋x(超隐晦)暗恋

◆十秒是因为昨日so的talk event两位说现在的距离只需要走十秒

◆告白是ma在talk event说的,是真实的巨糖


“明日会尝试惊喜自拍(*゚∀゚*)。”

そらる将推文发布出去,只是自拍而已,他打个哈欠,并不是什么难事嘛。

所谓惊喜自拍,是在当天早晨公布命题,决定参加的人们上传与命题的自拍照,そらる祈祷自己有个好手气。

“今日的主题是——kiss!”

……完蛋了。

そらる看见自己推文的回复量猛增,他差点一个手抖将自家的电视砸坏。

kiss,kiss,他咬牙切齿的重复这个词,沙发上的泪眼鱼糕看着他走来走去,和kiss有关的事物……

“そらるさん会和...

2019-08-13

【まふそら】琥珀

まふまふ喜欢和そらる喝酒。

そらる的酒品很好,不会大吵大闹也不会蹦起来踩桌子,偶尔会触发碎碎念的开关,逮着旁边的人一个劲说教。

你看看这算什么喝醉啊。まふまふ笑着说。

そらる喝了八杯了,まふまふ一个一个数了过去,晶莹剔透的玻璃在灯光下发着柔光,そらる今天点了什么酒?まふまふ忘记了,他只看见そらる的酒是琥珀的颜色,摇摇晃晃就是不会撒出来,そらる食指轻轻的敲击桌子。

“我说你稍微多依赖我一点也没关系嘛……”

开始了,说教模式。まふまふ又喝了一口酒。

まふまふ喜欢和そらる喝酒的理由?

因为开启了说教模式的そらる眼睛里只留得下一个人了啊。

依赖?

まふまふ想了想,不如说是索取才对。

然而他过于贪心了,まふまふ想要索取的东...

2019-07-07

まふそらbot

#写着玩的请不要太认真

#满足自我妄想


01.

そ:想要去旅游。

ま:请带上我(*゚∀゚*)

そ:没可能的。

02.

[现在去找そらる玩游戏会怎么样呢?]

ま:啊我看看……这个点そらるさん已经睡着了吧。

[所以呢?]

ま:所以不可以啊wwww

[为什么呢?]

ま:不,就是不可以哦。

03.

ま:提问的题目そらるさん出的超难的啊!

そ:你不也是。

ま:……那是そらるさん不够了解我。

そ:原话奉还哦。

ま:可恶啊wwwwww

04.

ま:为了防止只答对四题的情况出现,接下来会把そらるさん的每一句话记下来。

そ:不对,记下来你也记不住吧……!

ま:我可是会每天深情并茂的朗诵一遍哦。

そ:这是公开处刑了吧!已经开始了么!为什么这种话都要记...

2019-05-26

【左马一】Disagreeable

山田一郎好像交了女朋友。

那位尽职尽责的入间警官只是提了一嘴,他并没有想到这句话引发的后果,这只是一个猜测?对吧,仅此而已。

对面突如其来的低气压实在是恐怖,左马刻好像烦躁的要死,烟嘴被他咬的扭曲,哦,入间铳兔这才反应过来,他顺手叫住了一个下手。

“喂,你去看看横滨海有没有变酸。”

这实在是可笑,左马刻想,他和山田一郎又没有什么关系,最近的交集是中王区打的那一架,他交女朋友还是养狗养猫都和他没有关系,他就是去A店把自己买了个倾家荡产也无所谓。

他们的交情早就没了,即使两方私下里都没这么想,表面功夫做足了一切就顺理成章了。

但是就是不爽,左马刻把玻璃珠踢的噼里啪啦,红绿配色让他头疼,山田一郎的眼珠也是这样,...

2019-04-04

【mafusora】Silent

☆短打

☆是一个ma→→→→→←so的故事

  ☆甜腻腻

      “ そらるさん?”不大的敲门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游荡,犹豫再三后まふまふ按下了门铃。

       一分钟过去了,玄关和门锁也没有任何的声音,まふまふ记得在某次聊天时そらる暴露的日程表——家里蹲一个星期,甚至还在推特上面炫耀一般的拍了一大堆速食食品。那就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 まふまふ跑到楼梯口看了看下面,灰尘都安安静静的躺在,他吸了一口气,重新回到了那...

2019-03-24

【mafusora】La Gare Saint-Lazare, Vue extrieure

#哨向

        上帝作证,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平淡无奇的任务,简简单单的D级,其实不过是伦敦塔为了促进合作而简单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 mafumafu将大楼的最后一个敌人解决掉,他新的向导慢悠悠的搜集好了交差的情报,mafumafu是一个没有向导的哨兵,soraru也是一个没有哨兵的向导,这次任务伦敦塔的暗示是什么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。mafumafu将断枝踩的咔嚓咔嚓响,还有五十米就到达他们的越野车了,然后就可以平平淡淡的交差,或许还可以回塔里...

2019-02-01

【mafusora】librety ③

——你以为什么是自由?

——我可以是与任何人平等的。

——我可以永远不要与黑暗为伍,不要在淤泥里面挣扎。

——我想要成为解放者。

   “你是TGHY患者么?”mafumafu拿起笔转了一个圈,草稿本上密密麻麻的线段和数字。生日宴会几乎已经清理干净,圆圆的黄色气球慢悠悠的飘荡,被尖锐的屋檐所挤压,可怜的变成了碎片漂落。

   “我是人。”soraru看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 mafumafu还没有放暑假,soraru将泡泡糖吐在纸上,独立的小房间看起来安安静静,但是木制的椅子嘎吱嘎吱的响,无聊的节目和死板的主持人,...

2019-01-25
1 / 5

© 清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